Dick Rick 這對父子是長跑健將,在過去 25 年間,他們一共跑了 3770 英哩,其中包括 78 次半馬拉松賽,64 次的馬拉松賽,24 次著名的波士頓馬拉松賽,6 次被公認不是平常人可以承受的 Ironman distances 的終極 3 項鐵人賽。

 

 但是你知道嗎?兒子Rick是不能說話也不能走路的!Rick 在出生時因臍帶繞頸導致腦部缺氧受損,醫生告訴 Dick,孩子是植物人,沒有任何希望了因此他只能在輪椅上渡過他的一生。Dick 引述在 Rick九個月大時,醫生對他和他妻子茱蒂(Judy)說︰「他從此會像植物人一樣,還是把他送到療養院吧。」然而,他們兩夫婦對此並不認同。他們發覺當他們在屋內活動時,Rick 的眼睛會緊盯著他們。

 

 當 Rick 十一歲時,他們把他送到特夫斯大學(Tufts University)的工程系,詢問是否有令孩子與人溝通的辦法,可惜Dick 得到的回覆是︰「不可能,他根本沒有任何腦部活動。」Dick 反駁說︰「跟他說個笑話吧。」他們便說了個笑話, Rick 果然笑了,證明了他的腦內確有不少活動。結果,他們為 Rick 加裝了一部能用頭的則面控制滑鼠標的電腦, Rick 終於能和外界溝通了!

 

 在 Rick 十五歲時,Rick 的一位中學的同學因意外而癱瘓了,學校為那位學生舉行跑步籌款,Rick 便透過電腦打出︰「爸,我也想參加。」Dick 之前並非跑步運動員,也沒有跑過馬拉松賽但因著兒子的要求就參加了於是他就推著 Rick 跑完了 5 英哩的全程在結束之後 Rick 對父親說:「我今生第一次不覺得殘障了!」這句話深深地震撼了爸爸 Dick

 

 他決心要把那種感覺盡可能帶給兒子,預備好參加 1979 年的波士頓馬拉松。「不接受報名。」便是比賽當局給 Dick 的話,原因是Hoyt父子既不是單獨跑手,又不是輪椅參賽者。結果幾年來,Hoyt 父子只在賽事中跟著大隊一起跑,但他們終於找到正式參加比賽的方法︰在 1983 年,他們參加了另一個馬拉松,他們速度之快,令他們能入圍參加之後一年的波士頓馬拉松。

 

 不久後便有人對 Dick 說︰「何不參加三項鐵人賽?」一個從來未曾學過游泳的人,一個自六歲起便從未踏過單車的人,如何能拖著 110 50 公斤)的兒子完成三項全賽?但 Dick 還是勇於一試。屈指一算,他現在已完成了 212 次三項全能賽,當中包括了四次在夏威夷舉行,極費體力的 15 小時鐵人賽!

 

 因著父愛,父親去學習游泳,學習騎自行車……他願意為Rick做出許多的犧牲和付出,他又曾拖著他的兒子越野滑雪,又曾背著他爬山,其中一次更用單車拉著他橫越美國。於是從那時候開始他們父子就常以 "Team Hoyt"報名參加馬拉松和三項鐵人賽。

 

 跑步時 Dick 就推著 Rick 跑,游泳時Dick就拖著 Rick 躺著的橡皮艇游……。騎自行車時 Dick 就騎著特製的自行車將Rick放在自行車前騎乘……那麼 Dick 為何不試試自己一個人參加比賽,看看表現如何?「我不會獨個兒參賽。」Dick 說:他參加比賽純粹是為了當他們一起跑步、游泳和踏單車,看到 Rick 面上露出甜美笑容時的「奇妙感覺」。

 

 幾年前,在一次比賽中,Dick 輕微心臟病發。其後醫生發現他的一條大動脈有 95% 栓塞了。其中一名醫生對他說︰「若非你一直保持著這樣好的狀態,你大可能 15 年前已不久於人世。」

 

 現在,儘管 Rick 有自己的住宅單位(他享有居家照料服務)並在波士頓工作,而 Dick 從軍隊退役後已在麻薩諸塞州的荷蘭市居住,但他們總有團聚的方法。他們經常在全國各地發表演說,而週末也會繼續參加一些極耗體力的比賽。